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徐晓彤成长驿站

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清明祭  

2018-04-07 17:25:04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清明祭

          脚刚迈出门槛,就被呼呼的寒流刺痛了。冰冻的雨,打在头皮上,一点,两点,三点,寒意丝丝入骨。风,是淡白的。云,也是淡白的。

        清明的到来,扫净了前几天的暖阳和甜蜜,只剩下了淡白色—总让人联想到“湿冷”“空虚”“寂寞”一类词语的淡白色。清明,果真是清清明明,干干净净。

         汽车急促地驶过曲曲折折的柏油路,驶进淡白的村庄里。熟悉的天,熟悉的路,熟悉的景,思念的人,都在纷纷细雨中,在一片清明里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家乡的老人常说“早烧清明晚烧冬,七月半的亡人等不到中。”清明是人们心头最重要的祭祖时日。上午,家家户户设案摆上祭品,祈求祖宗的保佑。穿过长长一道走廊,若有若无的香雾从四面八方涌来,将你裹挟。在香雾的氤氲里,你能感受到的只有庄严、肃穆、安详和洁净。

          路边的绿意悄悄地盎然了。葱茏蓊郁,一片一片水灵灵的清新初生的绿。它们毛绒绒,软绵绵,看上去如地毯一般。它们冲劲可不小,周身尽是新生、活泼的美丽。在这淡白色调主宰的日子里,见了新绿真让人有点伤感了:新生事物在滚滚不断地向我们扑来,可是过去的事、过去的人、过去的景呢?我们对它们的祭与思是否是“亭亭如盖矣”?

         菜花似用明黄油彩涂沫的一般,明亮却不张扬,不喧闹,很安静,菜花凄美么?我并不这样认为。菜花朴实得叫人心疼,她的坚韧和柔美,像极了离开多年的,我的慈祥的老祖母!

        冰寒的雨在瑟瑟地风里颤抖,站在祖父祖母坟前,看着一刀刀燃烧的火纸,在寒风中打着卷……

      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

       岂止从苏轼, 有一条河从周朝开始流淌,流向不知何处的远方,它的涟漪是思念,它的浪花是痛悼,它激起的美丽水花,是古今圣贤对生存与死亡的空茫。它是一条河流,名字叫祭的河流。

       清明,冻雨如愁。沉寂的心在守候,一天,一天……;沉寂的心在呼唤,一年,一年……

 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9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