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徐晓彤成长驿站

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爷爷的兔儿灯  

2017-12-13 22:33:07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爷爷的兔儿灯

徐晓彤

我是一个几乎没有老家记忆的人,因为爷爷奶奶去世早,老家没人,我一共也没回过多少次老家,在我的记忆里,每次回家,几乎都和兔儿灯有关。

这是一个普通的兔儿灯,竹篾的架子已经有些腐朽,白色的身子沾满了灰尘,一看就知道,这个兔儿灯已经有了年头,但我们全家仍然舍不得把它丢弃,因为它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唯一念想,每年正月十五,我们都让它重新换上新装,兔儿灯陪伴我度过了我生命中的每一个元宵灯节!

爷爷走得早,在我一周岁半时,他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现在,除了几张泛黄的照片,他给我留下的就是这个兔儿灯了,爷爷不能陪伴我的那些元宵节,都是这个兔儿灯与我作伴的。

听妈妈说,爷爷最喜欢我了,在我生下的第一个元宵节,爷爷为了给我扎兔灯,正月初二就开始跑东家,走西家寻找竹篾,找回了竹篾,又亲自去买白纸、红纸和黑墨,忙了不下十天,扎了一个又一个,终于扎好了一个他最为满意的兔儿灯,正月十五的晚上,爷爷一手抱着我,一手拉着兔儿灯,满大街跑,后面跟着一大群孩子……

爷爷亲手扎的兔儿灯,骨架还在,可外表模样已经不复存在,但根据爸爸的回忆复原,有关幼年时我和兔儿灯的一点点模糊的记忆碎片常常跳入我的脑海:那是一只雪白的兔子,对幼小的我来讲很大,它的眼睛如最深的黑曜石,背上有灿烂缤纷的玻璃花纸。它是只轻巧敏捷的兔子,小小的手稍稍一拉,四个轮子便会骨碌骨碌转动起来。可是,当我竭力搜索关于兔儿灯的更多信息时,却发现记忆碎片被打乱了……

爷爷刚走的那几个年头,爸爸在正月十三,就会拿出这个兔儿灯,他为兔儿灯换上雪白的新纸,贴好后背闪闪发光的花样,嵌好乌黑深邃的眼睛,修好骨碌转动的轮子,然后牵起我的手,跑到人头攒动的街上,笑着、叫着:拉兔子灯喽——

兔子灯的骨架仍是爷爷亲手扎的,其他地方都被爸爸精心完善过了。我想,爸爸给我的格外宠爱,可能也是延续了爷爷对我的万般宠爱吧!

妈妈说,爷爷在世时,常常带我去村口小店吃好吃的;爸爸说,爷爷在世时,常常带我去竹园玩耍;他们还说,夏天,爷爷在庭院里给我讲的故事怎么也讲不完,晚上,爷爷陪我数的星星怎么也数不清……可是,现在,我既记不起小店,也想不起竹园,甚至连爷爷慈祥的面容也回忆不了,提起爷爷,我唯一能够记起的就是这个能够骨碌骨碌转动的兔儿灯,它已经深入到我的骨髓,融入到我的血液……

如今,扎兔儿灯的人已经离去十多年了,老村老屋已被推土机碾平了,兔儿灯却在这几次搬迁中安然无恙!

如果你在流光溢彩的花灯中,看见一个奇怪的女孩,对着一个已经不多见的老式兔儿灯流泪,那便是我!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