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徐晓彤成长驿站

海阔凭鱼跃,天高任鸟飞

 
 
 
 
 
 

[置顶] 一定有比这更重要的

2018-7-2 22:01:25 阅读161 评论0 22018/07 July2

一定有比这更重要的

八(12)班 徐晓彤

拐弯从青石阶边踏过,衣角掠过朱红色的砖墙。墙里,一树粉玉般的月季正香吐胭脂,一枝镀着绯红花边的花朝墙外探开了脑袋。

我被一枝月季牵住了脚步,也被花下的声音牵住了耳朵。

“为什么……他们拉得根本没有我好却拿了优秀,而我只拿了合格……”一个小女孩嘤嘤地抽泣着,声音注满了委屈与不服。“老师说我考级肯定能拿优的……”

“姑娘,是不是优其实没那么重要。老爸让你学小提琴并不是让你考业余几级,也不是要把你培养成音乐家,而是让你以后在孤单的时候能随时为自己拉上一曲,能自由地渲泻情感。”女孩身边的男人温和地安慰道,笑如春风。

“可是……凭什么他们能拿优啊?”女孩仍小声愤愤道。

“难道除了等级,其他东西都不重要吗?我想,你一定有比这更重要的事吧!”父亲望着小女儿挂满泪珠的柔嫩脸颊。

我心头一震。确实,这世上有比考级证书重要的东西太多了。难道明澈的阳光不比它重要么?难道叮咚的山泉不比它重要么?难道抬眸可见的月季花、夏夜中的一曲小提琴乐就不重要么?这个世界如此美丽,身边人如此可亲,一定有比那个冰冷的等第更重要的吧。

忽然,一句温和的男声飘进我的耳朵:“过程比结果更重要。”

恍惚间,我好像回道了很久以前的一天。我捧着那个另我心碎的语文分数扑在母亲怀里号啕大哭。我不明白,为什么我那样抓紧课本知识,那样认真听讲,那样努力地读书摘抄,却没有迎来一个美丽的结果。

那一天,母亲劝了我很多很多,我却只记得了那一句“过程比结果更重要。”那一日,母亲安慰我很久很久,我却为一句话感动许久——“你比分数更重要。”

作者  | 2018-7-2 22:01:25 | 阅读(161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染上你的颜色

2018-4-16 0:33:47 阅读32 评论1 162018/04 Apr16

染上你的颜色

徐晓彤

十一月,一个属于整个秋天的盛极韶华。

引江的银杏叶迸溅出金色的火花,在飒飒的秋风里炸裂,那抹金色,竟比初晴的阳光,还要让人颤栗。

游人如织,黑蓝白粉,挤满了金光闪闪的大道,打闹嬉笑溢出了一碧万里的晴空,金色的小蝴蝶在欢歌飞舞,啊,漫天的风儿都被染成了金色。

我被这漫天飞舞的金色牵引着,牵引着,来到一个灰白的石凳前,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正对着那些银杏叶挑挑拣拣……突然,一个惊喜的声音传来:“姐姐,你看,白雪公主变成了金公主了——这是她的黄裙子,这是她的蝴蝶结,这是她的黄披风,这是黄围巾,我还要给她穿一双黄皮鞋……”

一部童话故事,在这个金色飞舞的初冬,在小姑娘稚嫩的小手中拉开了序幕……

我弯下腰,仔细地观赏着小姑娘摆在石凳上的作品,这些美丽又奇妙的图案,大胆又罕见的组合,真是似曾相识啊!

“姐姐,你喜欢吗?”

我的思绪有些恍惚,好像很久很久以前,我也是如此这般,面对水滴、落花、白云、飞羽,也要出神地看上半天,在心里默默地编织着属于自己的童话梦啊!

心好像有点疼。对着小姑娘盛满期待的眼睛,我无比郑重地回答道“喜欢!”

“啊,太好了!”小姑娘兴奋起来,突然,她又低头仔细地搜索着什么,弯腰拾起一片银杏叶,小心翼翼地捧在手心,凑过来给我看:“姐姐,这片叶子真的好好看,送给你啦!”

我轻轻接过这片金色。心好像也一下子明亮温暖起来,我知道,它是诗,是童话,是上帝遗落在人间的一个梦。

“嗨,你好。”我对它轻声说道,“好久不见!”

作者  | 2018-4-16 0:33:47 | 阅读(32) |评论(1) | 阅读全文>>

[置顶] 清明祭

2018-4-7 17:25:04 阅读48 评论0 72018/04 Apr7

清明祭

脚刚迈出门槛,就被呼呼的寒流刺痛了。冰冻的雨,打在头皮上,一点,两点,三点,寒意丝丝入骨。风,是淡白的。云,也是淡白的。

清明的到来,扫净了前几天的暖阳和甜蜜,只剩下了淡白色—总让人联想到“湿冷”“空虚”“寂寞”一类词语的淡白色。清明,果真是清清明明,干干净净。

汽车急促地驶过曲曲折折的柏油路,驶进淡白的村庄里。熟悉的天,熟悉的路,熟悉的景,思念的人,都在纷纷细雨中,在一片清明里。

家乡的老人常说“早烧清明晚烧冬,七月半的亡人等不到中。”清明是人们心头最重要的祭祖时日。上午,家家户户设案摆上祭品,祈求祖宗的保佑。穿过长长一道走廊,若有若无的香雾从四面八方涌来,将你裹挟。在香雾的氤氲里,你能感受到的只有庄严、肃穆、安详和洁净。

路边的绿意悄悄地盎然了。葱茏蓊郁,一片一片水灵灵的清新初生的绿。它们毛绒绒,软绵绵,看上去如地毯一般。它们冲劲可不小,周身尽是新生、活泼的美丽。在这淡白色调主宰的日子里,见了新绿真让人有点伤感了:新生事物在滚滚不断地向我们扑来,可是过去的事、过去的人、过去的景呢?我们对它们的祭与思是否是“亭亭如盖矣”?

菜花似用明黄油彩涂沫的一般,明亮却不张扬,不喧闹,很安静,菜花凄美么?我并不这样认为。菜花朴实得叫人心疼,她的坚韧和柔美,像极了离开多年的,我的慈祥的老祖母!

冰寒的雨在瑟瑟地风里颤抖,站在祖父祖母坟前,看着一刀刀燃烧的火纸,在寒风中打着卷……

“十年生死两茫茫。不思量,自难忘。千里孤坟,无处话凄凉。纵使相逢应不识,尘满面,鬓如霜。夜来幽梦忽还乡。小轩窗,正梳妆。相顾无言,惟有泪千行。料得年年肠断处,明月夜,短松冈。”

作者  | 2018-4-7 17:25:04 | 阅读(48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规矩

2018-3-18 16:52:27 阅读173 评论0 182018/03 Mar18

徐晓彤

   老钱的老伴踅进厨房里好一阵子了。塑料袋子红的绿的挤挤挨挨在墙角堆得老高。

   瓢盆叮咚咣当。水雾模糊了老伴的脸。金光闪闪的油在大铁锅里迸溅,滋滋作响。腾腾地,大盘大盘的鱼肉翻热气了。

  “哎,老头子,好打电话喊你家姑娘儿子回来吃饭嘞!老规矩咯!”老伴冲着里屋喊。

  “好嘞!我这就去打!老婆子,那些月饼的份儿可别忘了分好了!”老钱眉毛高兴得简直要飞起来。

  “你别操心啦,早就准备好了,就等着他们回来切了。你忘啦,这是老规矩!”

老钱在外衣的里口袋里摸出一个不大会用的智能手机。瘦黑的手指在屏幕上微微打颤地颠颠着。

  “嘟——嘟——”老钱拨开了大儿子的电话。

  “喂,建国啊,今儿个八月十五,你妈做好了菜,回来吃啊?”

  “哦爸,你小孙子作业还没写好呢,这孩子学习太不用功了。就先不回来了。爸我挂了啊。”

  “好,好,孩子学习要紧。”老钱略略失落地应道。只听见大儿子“嘟”的一声,掐断了电话。

  “嘟——嘟——”老钱拨出了二儿子的电话。

  “喂,建业啊,今儿个八月十五,有空回来吃饭啊?”

  “不好意思爸,今天我在派出所值班,就不回来了。”

  “有空一定要回来啊。”老钱说。

  “好的,一定一定。”

作者  | 2018-3-18 16:52:27 | 阅读(173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篱有朝颜兮

2018-3-4 16:42:39 阅读27 评论3 42018/03 Mar4

篱有朝颜兮

徐晓彤

瀼瀼零露,润了黛绿的草丛,晕开一片湿软。疏疏的老篱明泽起来,裹挟了晨光独到的清甜气息。

草边的篱上,一朵朵朝颜正在燃烧,艳得夺目刺眼,美得张牙舞爪。

红紫的花,极艳的那种,在脂粉队伍里算得上出挑吧?它实在与世人所推崇的“雍容富丽”“雪魄冰魂”或是“廉静寡欲”无缘。但朝颜着实惊艳,叫你移不开眼。熹微晨光的盛宴,唯朝颜盛装以待,从不缺席!

朝颜,民间称之为牵牛花。它还有个俗名叫“勤娘子”。公鸡刚啼头遍,勤娘子就绕篱萦架,撑起一排排小喇叭,播报晨风的教诲。“花蔓相连延,星宿光未收”,只有这样的花,才担当得起“朝颜”二字罢?

朝颜肆意地笑着,漏斗盛满了欢乐,溢出了热情,大大的瓣儿恣意燃烧,辉煌夺目!水玉雕就的末端嵌在五个细小精致的萼片上,蔓连着蜿蜒柔韧的茎。攀援,攀援,向上,向上。朝颜紧紧贴着枯老的篱,不肯放过任何一个进取的机会。它站立着,高傲地抬起秀丽的头颅,沐浴着专属它的灿烂千阳。

是的。朝颜是骄傲的。“一朝引上檐楹去,不许时人眼下看”。即使身处锈迹斑驳的铁栅栏,即使身临荒芜幽萋的杂草丛,朝颜也是骄傲的。

朝颜不是菊,它没有淡泊宁静的心性;朝颜不是荷,它没有清高旷远的风骨,朝颜不是茉莉,它没有与世无争的境界,朝颜不是牡丹,它没有雍容华贵的气度。朝颜不是圣哲贤真,也不必有王者风范。可是“十宝九裂”,谁能做到尽善尽美?至少,朝颜还可以在篱上,美给自己看。

也许你不喜欢这样“张扬”的朝颜,不喜欢这样“艳俗”的朝颜,不喜欢这样“自负”又“平庸”的

作者  | 2018-3-4 16:42:39 | 阅读(27) |评论(3) | 阅读全文>>

如果可以不长大

2018-1-14 18:06:01 阅读17 评论0 142018/01 Jan14

如果可以不长大

—读《汤姆·索亚历险记》有感

扬州市江都区第三中学八(12)班 徐晓彤

“汤姆!”

没有回答。

“汤姆!”

没有回答!

“真是的,这孩子上哪儿去啦。汤姆!”

读到这里,忍不住莞尔。出场方式便如此大刀阔斧,真令人好奇那个“顽童”在哪里!

我们慢慢了解到,汤姆是一位失去父母的孤儿,由严肃古板的波莉姨妈抚养。他实在是“问题孩子”的范本:贪玩、逃课、叛逆、拖沓、冒险气十足、好奇心极强、不服从管教、不安于束缚、真是伤透、气煞了姨妈的心。

可是,这样一个令姨妈、老师憎恨的小魔鬼,非但不招人讨厌,反而让人情不自禁地喜欢。他逃学,小小报复了爱打小报告的弟弟;他打架,在礼拜天被罚粉刷栅栏;他失恋,遭尽折磨而离家出走;他贪玩,深夜与哈克一起潜入墓地……

这样单纯而稚趣的文学形象我们喜欢,大概是因为汤姆的每个恶作剧,都是我们孩童时做过或想做而不敢做的。每每读到,都发觉心头一股暖流涌动,那是童年时代的向往啊。

汤姆的闪光点,与他的“恶劣行径”紧密相联。

他具有反叛精神。汤姆对主日学校的讨厌,从来都不仅仅是对陈腐刻板的学校教育的痛恨。他身边的每一个都在卖弄炫耀自己:法官庄严微笑,陶醉在高高在上的优越感中;乡绅们见风使舵,自失在阿谀谄媚的奉承话中;学校人员,一副官样,发号施令,享有“权威”;姑娘小伙,不甘示弱,劲头十足,特别“出众”……在那个虚伪庸俗的时代,孩童的反叛弥足珍贵。

他机智聪明。面对艰

作者  | 2018-1-14 18:06:01 | 阅读(17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爷爷的兔儿灯

2017-12-13 22:33:07 阅读156 评论2 132017/12 Dec13

爷爷的兔儿灯

徐晓彤

我是一个几乎没有老家记忆的人,因为爷爷奶奶去世早,老家没人,我一共也没回过多少次老家,在我的记忆里,每次回家,几乎都和兔儿灯有关。

这是一个普通的兔儿灯,竹篾的架子已经有些腐朽,白色的身子沾满了灰尘,一看就知道,这个兔儿灯已经有了年头,但我们全家仍然舍不得把它丢弃,因为它是我爷爷留给我的唯一念想,每年正月十五,我们都让它重新换上新装,兔儿灯陪伴我度过了我生命中的每一个元宵灯节!

爷爷走得早,在我一周岁半时,他就永远地离开了我们。现在,除了几张泛黄的照片,他给我留下的就是这个兔儿灯了,爷爷不能陪伴我的那些元宵节,都是这个兔儿灯与我作伴的。

听妈妈说,爷爷最喜欢我了,在我生下的第一个元宵节,爷爷为了给我扎兔灯,正月初二就开始跑东家,走西家寻找竹篾,找回了竹篾,又亲自去买白纸、红纸和黑墨,忙了不下十天,扎了一个又一个,终于扎好了一个他最为满意的兔儿灯,正月十五的晚上,爷爷一手抱着我,一手拉着兔儿灯,满大街跑,后面跟着一大群孩子……

爷爷亲手扎的兔儿灯,骨架还在,可外表模样已经不复存在,但根据爸爸的回忆复原,有关幼年时我和兔儿灯的一点点模糊的记忆碎片常常跳入我的脑海:那是一只雪白的兔子,对幼小的我来讲很大,它的眼睛如最深的黑曜石,背上有灿烂缤纷的玻璃花纸。它是只轻巧敏捷的兔子,小小的手稍稍一拉,四个轮子便会骨碌骨碌转动起来。可是,当我竭力搜索关于兔儿灯的更多信息时,却发现记忆碎片被打乱了……

爷爷刚走的那几个年头,爸爸在正月十三,就会拿出这个兔儿灯,他为兔儿灯换上雪白

作者  | 2017-12-13 22:33:07 | 阅读(156) |评论(2) | 阅读全文>>

本来我可以无视

2017-12-9 22:25:33 阅读16 评论0 92017/12 Dec9

那是一个天空低压,压到沉郁的日子。冷风凛冽地抓在脸上像刀割,麻雀紧紧挨在一起冻得直哆嗦,人们呼出的微微热气会迅速凝成冰花。这不是一个出行的好日子。

在来去匆匆的围巾、绒帽、手套、大衣的穿梭之中,有两个相依相偎、跌跌撞撞的身影显得格外突兀。他们衣衫单薄,在寒风中显得有些凌乱,但勉强算得上整洁。他们面色蜡黄,瘦骨嶙峋,似乎随时会如枯草般倒下。他们是一对夫妇,看上去像是来自很偏远的地方。

这对夫妇颤抖着拦住了一位行人:“我们是外地人,是来找孩子的。身上实在没钱了,肚子饿得不行。能不能行行好,给十块钱?”我听见了他们瑟瑟发抖的声音,看了看他们破旧灰暗的衣衫,望了望他们脸上到了绝境的痛苦表情,那决不像是一个职业乞丐所有的。

那位路人顿住脚步,眼睛上上下下打量着这两个人,犹豫了,迟疑了,神色欲掏未掏,可最后咬紧嘴唇,径直走开。夫妇脸上蜡黄之色又加深了几分。

我看见了他们布满绝望阴云的眼睛,那种痛,那种凄,一定是出自真心。我愿意这样相信,因为刹那间我从他们眼睛里看到了失子之痛。

我的脚步被大脑里一直放大的那抹感情牵引着,我走上前去,递给他们十元。

我不记得他们怎么离开,也不记得他们前进方向。我只记得虽然我完全可以无视这件事,但十元钱离开手心的那一刻我仍感到些许安慰。

我知道,很多需要我们献出爱心的事情都是打着“可怜”的幌子来榨干同情的最后一点价值,很多乞讨都是一些不劳而获者把自己尊严铺在地上让人践踏的骗子,哪怕那些残疾的乞讨者背后也常常有不可言说的组织。

可是,我仍然愿意相信善良。

作者  | 2017-12-9 22:25:33 | 阅读(16) |评论(0) | 阅读全文>>

查看所有日志>>
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江苏省 扬州市 双鱼座

 发消息  写留言

 
活泼自信的我自由地遨游世界!
 
近期心愿学习好
博客等级加载中...
今日访问加载中...
总访问量加载中...
最后登录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博友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列表加载中...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8

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